筆趣閣讀書 > 都市小說 > 想與你廝守到老 > 122.反反復復,燃燒成灰燼也只是失落(01)
    7年前那個夏天,枝枝的十八歲生日。他怒聲訓斥了她,她哭著離開之后,一直沒有回家。晚上又下起了滂沱大雨。見天色已晚,他到底放心不下,就出了門去尋她。漫長的黑暗,深冷的雨夜,前方一片無盡的茫茫然,他找不到她,一直找不到。

    正當他頹然泄氣之時,他發現了她。

    她正一個人抱成一團瑟縮在花樓底下,渾身濕透。

    純白的裙子上全是污泥,濕噠噠貼在她身上,卻恰如其分地勾勒出她纖柔妙曼的曲線。她抱著雙腿,弓著單薄的脊背,頹喪無力地坐著,目光茫然而無助。整個瘦削的身子在風雨中顫抖不已。一頭烏黑如藻的長發也凌亂如雜草,額前碎發也亂糟糟地貼在她瓷一般蒼白的小臉上霰。

    模樣狼狽至極。

    他狂跳不止的心在見到她的一剎那,慢慢恢復了平靜。他一步一步走過去,將她從花枝幽木叢中抱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枝枝……別怕,我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抱住她,他心頭紛亂,修削蒼白的手禁不住微微發抖,滿眼驚痛,里面也深深淺淺的摻雜了懊悔和自責詢。

    她瑟縮在他懷里,渾身發著抖。不知是因為委屈還是怎么的,她一邊撕心裂肺地哭著,一邊緊緊攥住他的袖擺,用力之大,幾乎要將他幽亮的袖扣給拽下來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……對不起姐夫,我錯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。我不該愛你的,姐夫……我想了一整個下午,我終于想通了,我不該愛你的,對不起……我不愛你了好不好?好不好,以后枝枝再也不愛你了,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聲音柔柔細細的,輕輕哭訴出來,其中悲傷之痛,擊中內心深處,似一根極細的絲線繞在心尖,漸漸收緊,勒入血肉。

    讓人毫無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“枝枝……”見到余生在他懷里哭成一灘爛泥,他只覺心頭生了異樣,像是身體最冰冷堅硬的地方生了纖微的縫隙,龜裂開來,漸漸擴散到全身。

    便抱緊了她。

    “枝枝……怎么會是你的錯呢?是姐夫錯了,姐夫不該罵你的,枝枝……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如常低沉的嗓音,輕輕落下來,卻顫抖得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他將她抱回房間。

    余生這時候已經不哭不鬧了,整個人蜷成小小的一團瑟縮在他懷里,目光空洞而無神,就像一個沒了生氣的瓷娃娃一般,一碰即碎。

    他將她放到沙發上,找來毛巾為她擦了擦*的頭發,便蹲下身子,認真地瞅著她。見她一聲不吭地呆坐著,臉色蒼白眼神幽暗,眸底依然有水霧醞漾,便說:“枝枝,快去沖個熱水澡吧,免得著涼了。”

    她這才轉過臉來看著他,怯生生的目光,像是受了驚嚇一般,濃密的眼睫毛驀然一跳。

    “姐夫……”她輕輕拉了一下他的袖擺,“對不起,姐夫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枝枝。”他心疼地抱了抱她,懷中軟玉溫香,妙曼玲瓏不可方物,與他堅硬緊致的胸線完美契合。張了張唇,卻發現自己口干舌燥,想說什么,也說不出口,便放開她,“枝枝,別傷心了,快去沖澡吧,聽姐夫的話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點點頭,便站起身來,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洗完澡,吹干頭發,余生穿著寬大的白色棉麻睡裙,趿著涼拖鞋走出來。黃澄澄的燈光透過紗簾,淺淺幽幽地照進來,她整個纖薄的身子落在其中,好似被包裹在無數的細密光束里,精致的鎖骨和肩部,在那燈光下是一片如玉凝脂的白,柔嫩得似乎可以掐出水來。

    “洗完了,就好好休息一下吧,你今天也是累了。”他正在看書,見她出來了,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餓了,姐夫。”她走到他旁邊坐下,聲音低軟甜糯。

    “你想吃什么,姐夫去給你做。”他目光鎖定身畔的余生,因為剛洗了頭發,烏黑松軟的發隙間一抹清香似水,似有似無,隨風蕩漾而來,牽起他唇角笑意深深。

    “面?或者蛋炒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話畢,陸司淳便站起身來,他褪去外套,露出里面的寶藍色家居針織衫,再戴上粉紅碎花的圍裙。一系列行為無聲無息,從容不迫,雖然戴著圍裙,但周身似有朗月清風的氣質,舉止優雅。

    余生笑瞇瞇地看著他,眼神剔透清亮,“姐夫,你戴著這條圍裙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!”

    “哪里胡說了,真的好看!”余生跳下沙發,她湊到他跟前,仔仔細細地瞅著他看,“嗯,頗有為伊洗手作羹湯的姿態,不錯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沒大沒小!”他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姐夫姐夫,你快些幫我做飯吧,好餓啊。”見到他生氣了,余生調皮一笑,狡黠眸子靈動的轉了轉,盈盈笑意,越發襯得一張小臉眉眼細致,楚楚動人。隨后,她便伸出雙手來推著他走進廚房,“要不要我幫你,姐夫?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別鬧了。”他哭笑不得,回頭來,余生笑盈盈的目光一下

    子就撞進了他眼里,汪著水的眸子,清冽而澄凈。他只覺心頭顫了一下,便說:“我自己就可以了,你幫我,不把我們今天的晚餐搞壞才怪。”

    語氣帶著寵溺。

    做好蛋炒飯出來的時候,余生已經擺好了碗筷,坐在玻璃桌前,以手支頤等著他。

    布滿纏枝花紋的水晶燈,落下幽幽渺渺水一般的光線,悄然無聲似的,將余生纖薄的身子籠罩起來。那一襲棉麻白睡裙,也被襯出了一層薄薄的光暈,余生整個人,就像是坐在了月亮上的少女一樣,漂亮極了。

    除了蛋炒飯,他多做了一份宮保水晶蝦仁和一份白菜豆腐湯。

    他放下菜點和蛋炒飯,余生看著那鮮美多汁的蝦仁,嘟著唇,眼神幽幽怨怨的,手上憤憤不平地敲著筷子。

    “不想吃?”他問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余生抬眸看著他,俏皮一笑,“是覺得皮難剝,我已經很餓了,姐夫。”

    “我幫你剝。”

    話畢,他便伸出修長白皙的手,挑了幾只看起來鮮美肥大的蝦仁,閑閑剝了起來。余生認真地吃著炒飯,他剝掉紅紅的蝦殼兒,就夾給余生。晶瑩剔透的蝦肉,蘸了番茄醬,紅紅白白的一小團,猶如通透的玉石一般誘人。

    余生一口吃掉,眼角眉梢都亮了起來,“真好吃,姐夫,你的廚藝真好。”

    看著余生滿臉歡喜的模樣,他也忍不住笑了,笑容清清淡淡,眼角略帶一點裊裊笑紋,目光卻溫暖而透徹人心。

    “好吃就多吃點,姐夫再幫你剝。”

    話畢,他把那一整盤水晶蝦仁拿了過來。片刻功夫,一大半蝦仁就被他剝得差不多了,他將剝好的蝦仁悉數放到空置的青花骨瓷碟子里,再移到余生面前。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余生甜甜一笑,便不客氣地大快朵頤起來。

    那一晚,不過是最普通的家常菜,兩個人都吃得異常香,時不時還有歡笑聲傳出來。

    余生也似忘卻了之前的不愉快,用心吃著飯,大快朵頤。他其實不餓,就靜靜地看著余生吃飯,便覺得心滿意足了。

    吃完飯后,余生爭著要洗碗,他笑了笑,便就默許了。

    自己也洗漱去了。

    洗漱過后,他穿著睡袍出來,電視里還放著最近比較火的一個電視劇,余生已經歪在沙發里睡著了。

    她纖薄柔軟的身子蜷縮成小小的一團,闔著眼枕在抱枕上,呼吸輕幽而緩長。長長的棉麻睡裙癱了一沙發,烏黑松軟的長發散在腦后,安安靜靜的模樣,活像粉雕玉琢的絲絹小人兒,惹人憐愛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幽幽一嘆,便放下手中的炒飯,走過去抱起余生。

    余生輕盈得像一只蝴蝶,抱著她不盈一握的腰肢,他只覺掌心滾燙得厲害。還在走神間,她突然就縮進他懷里,沒意識地嘟囔了一聲,“姐夫……”

    高大的落地窗外,星星點點的燈火明亮,遠遠近近,猶如天上粲然的星辰,清亮皎潔。室內光線昏暗,一陣冷風急急吹拂進來,撩開玫紅色窗簾的一角,尾部鵝黃色的流蘇飄揚起來,幾乎碰到旁邊的實木書柜。

    他怔在原地,心湖波瀾微起。

    .

    收了回憶,他將余生從沙發上抱了起來。余生還是那么單薄,一副身子骨上面沒有多余的肉,只有架子,纖纖柔柔的。

    走出包廂的時候,外面的男男女女依然跳舞跳得熱火朝天。燈影陸離,到處都是神魂顛倒的臉,層層攏起的酒杯在燈光底下發出晶瑩夢幻的光澤,辛辣液體折射出一張張冷漠蒼白的面容,杯子相碰的聲音一連串接著連串,嘩啦啦嘩啦啦。

    碎了的都是青春。

    .

    第二天余生醒來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在酒店。

    窗外晨光微曦,若有若無的光線,被淡黃色的窗簾輕輕鼓動著,在視線里搖曳一暗,忽又亮起,朦朦朧朧的。她撐起身子來,抬手撫著額頭,睜大眼睛迷惑了好一會兒,才看清周遭的一切。

    鐫刻有纏枝花紋的壁燈,茶色沙發和配套的茶幾,液晶電視……

    這是哪里?

    宿醉之后頭疼得厲害,她下了床,趿著拖鞋出了臥室,想找一杯水喝喝。

    “青稚——”

    出去之后她沒有看到青稚,而是看到了陸司淳。他穿著一襲白色的絲質襯衣,下面是一條寶藍色的休閑長褲。正背對著她站在窗前,長身玉立。日光清淡,斜斜照進來,映得他頎長高大的身影縮成一團,光影如玉。

    像是聽見她出來的聲響,他回過頭來,淡淡一笑,眉目間有著說不出的溫潤閑散,“枝枝,醒了?”

    “姐夫……”她微微怔住。

    “枝枝,昨天你和青稚在酒吧喝醉了,她臨時有事離開了,便讓我帶你回來……我本來把你送回了家,但我沒找到鑰匙,

    就把你帶回我的住處。”他伸出蒼白而削修的手,拿起遙控,將纏滿金繡的薄窗簾輕輕搖開。

    “頭……有點痛。”簾子一開,窗影靜移,日光驀然傾瀉進來,耀得余生睜不開眼來。她垂下眸子,以手撫額。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學會喝酒的?”

    見余生垂著眸子沒回答,他走到玻璃桌前,揭開搪瓷罐蓋子,露出一大罐色澤鮮美的湯汁來,“這是我今天早上剛做的醒酒湯,里面有青梅,蓮子,山楂,和桂花,味道酸甜可口,你且喝一點,醒醒酒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對我說謝,枝枝。”他拿出一個小巧玲瓏的白瓷碗,在里面盛滿鮮美的湯汁,再遞給余生,“你知道的,于你,我最不愿意聽見的就是這個字。”

    聞言,余生抬眸惶惶然地望向他,只覺他一身休閑裝似被周遭層層疊疊的日光給浸染了,透出一道濃重陰郁的影子來,像是刻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深刻而沉重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,她嗯了一聲,便坐下來,接過那瓷碗,用湯匙盛了一小勺來吃。湯汁色澤鮮亮,猶如翡翠一般,入口潤澤清爽,酸酸甜甜的。她又吃了一口,這下忍不住盈盈一笑,眼角眉梢都亮起來了,像是點燃了一簇滾滾燃燒的燈火。

    “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就多吃點。”看著滿心歡喜的余生,陸司淳眉色一漾,輕輕抬手撫上她的烏黑松軟的長發,眸心一片溫柔笑意。

    余生微怔。

    兩個人似乎回到了7年前,那個風雨飄漾的夜晚,余生撒著嬌讓他做蛋炒飯,他戴上圍裙,哭笑不得地走進廚房。

    如此甜蜜溫馨的光景,卻隨著時光的流逝,悠悠東去,再也不可尋。

    因為陸司淳一直坐在旁邊,余生吃著那醒酒湯,心神卻變得恍恍惚惚的,喝完一大半,也不知是個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.mkkkuv.live
时彩网站 秒速赛车前五后五技巧 3d今天最近10期 澳洲幸运5是真的吗 体彩快中彩玩法 网上怎么能赚钱 完美娱乐棋牌 秒速快三改单 哪里有澳洲幸运5的计划 江西快三走势 股市配资骗局 正版星力捕鱼九代游 上海雀友麻将机质量怎么样 麻将技巧视频教学 5分3D走势图 乐赢资本 真人财神捕鱼游戏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