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讀書 > 玄幻小說 > 踏星 > 樹之星空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不動天王象
    最快更新踏星最新章節!

    信女想了想,“別人或許不清楚,但我是陸家旁系,聽聞過,首先是我陸家老祖陸天一,還有夏家辰祖,寒仙宗白望遠,王家王凡,慧祖,符祖,枯祖以及霧祖”。

    “這才八個人”。

    “辰祖,獨占兩山一海”。

    陸隱驚嘆,不愧是無敵的辰祖,這都能多搶一個。

    “陸天一,就是我陸家的老祖?”陸隱問道。

    信女道,“陸天一老祖是我陸家近代老祖,我陸家傳承無比久遠,九山八海同樣傳承無比久遠,在他們之前也有其它老祖得到過,到了我們那個年代就是他們,據說第五大陸道源宗最衰弱時期,能獲得九山八海承認的最多也就一兩位老祖”。

    “霧祖,是什么樣的存在?”陸隱問道,這幾位老祖中,聽過最少的就是霧祖,他并非第一次聽聞,霧祖的霧氣頗為神,吞煙山脈,長天島都有,雖然名聲不顯,但留下的東西倒是很多。

    信女苦笑,“對于祖境強者我也只是聽聞,傳說霧祖喜好開創各種各樣的霧氣,至于其它就不知道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可聽過無上祖?”陸隱問道,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年代久遠的人,他巴不得把所有想知道的都問一遍。

    信女道,“無上祖也是我第五大陸祖境強者,也參與過那一戰”。

    陸隱看著信女,等著她說后面的話,但信女沉默了,她沒有完整參與那一戰,打到一半就被封在石頭里,而且因為境界太低,對很多事都不清楚,能說出九山八海已經很不錯了。

    陸隱又問了一些問題,但信女能回答的真心不多。

    以陸隱的眼界地位,他問的問題都涉及到了那個年代的核心,而信女遠遠達不到那個地位,只能把一些聽過的事說出來,沒有太大意義。

    不過陸隱也滿足了,至少他知道當初一戰的大概真相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,兩人談了半天,“觀想之法,是我陸家獨有?”。

    信女道,“不算獨有,但至少那些叛徒不會”。

    “第六大陸那個時代可有印照?”。

    “沒有”。

    陸隱沉思。

    “你失憶了,不會使用觀想之法了吧,我可以教你,但我能教你的只有不動天王象,陸家嫡系觀想的其實是另一種,但我不會”信女道。

    陸隱想了想,“好”。

    “不動天王象,本體源自上古,傳說為宇宙中最龐大的生物之一,誕生之際,宇宙轟鳴,六片陸地齊齊震動,我陸家老祖首觀不動天王象,以觀想之法臨摹,形成了助我陸家無敵戰法的力量”,說著,信女身后,不動天王象出現,“就以此,觀想”。

    陸隱緊盯著不動天王象,按照信女所授,開始了觀想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新宇宙,夏刀大陸外,公長老,上圣天師出現,“夏戟,出來”,一聲厲喝,七字王庭震動。

    七字王庭呈圓形,將辰祖大墓包圍。

    隨著公長老的厲喝,七字王庭內,一雙雙眼睛看去,皆來自那些家族底蘊強者。

    而距離最近的,就是夏刀大陸。

    夏夢睜眼,半祖?為什么

    找到這里?

    公長老與上圣天師并未隱藏修為,半祖的力量讓夏刀大陸震動。

    很快,夏戟走出,面色沉靜,“兩位是來我七字王庭示威嗎?”。

    公長老上前一步,滄桑的面容不再與世無爭,目光充滿了厲色,“夏戟,陸隱怎么樣了?”。

    夏戟眼睛瞇起,他想過有人會幫陸隱,卻沒想到一來就是兩個半祖,尤其公長老的態度讓他越發確定陸隱與天星宗有非同一般的關系,“笑話,兩位堂堂半祖,就為了一個小輩找我?”。

    “你堂堂一個半祖居然對小輩出手,誰才是笑話”公長老沉聲道。

    夏戟目光閃爍,“陸隱與你天星宗到底什么關系?值得你這位太上長老親自出面救他?”。

    “你承認陸隱是被你抓走的了?”公長老目光凜然。

    夏戟淡淡道,“不是抓,只是有些事想問問,問完了自然讓他離開”。

    “他現在在哪?”公長老問道。

    夏戟道,“已經放了,自己去找”。

    “他人在道源宗廢墟,那么,他進入道源宗廢墟的地方,在哪?”上圣天師開口。

    夏戟看向上圣天師,“人,我已經放了,至于他從哪進入道源宗廢墟,自己去找”。

    “夏戟,你真要逼我天星宗與你夏家開戰?”公長老厲喝,體表,無數星辰運轉,取代了這星空,這是他的內世界。

    那一顆顆星辰無比龐大,有些甚至與真實星辰撞擊,形成黑洞。

    夏戟身前長刀出現,緊盯著公長老,他并不想打,當初能與這兩人一戰而勝,是利用上圣天師的萬川歸海秘術,論真正實力,他不可能勝的過這兩人聯手,何況還受了傷。

    “為了一個陸隱,你天星宗就想與我七字王庭開戰,對于你們來說,陸隱意味著什么?”夏戟手握長刀,直指公長老。

    上圣天師抬眼,“任何一個長天島弟子都是我的孩子,如果是同輩爭斗,我不會插手,但你夏戟身為半祖,卻對付一個孩子,我長天島不會放任不管”。

    夏戟眼睛瞇起。

    三位半祖內世界發生了碰撞,導致七字王庭星空崩裂,無數人駭然望去,感受到天塌地陷。

    這時,夏夢走出,“老祖,禪老聯系”。

    夏戟放下長刀,接過個人終端,禪老影像出現,“陸隱在哪?”。

    夏戟語氣低沉,“放了”。

    禪老與夏戟對視,認真道,“真放了?”。

    夏戟冷聲道,“放了”。

    禪老點頭,“我信你,希望你不要騙我,陸隱,不能動”。

    夏戟下意識看向公長老與上圣天師,“就因為天星宗與長天島?別忘了,他的真正身份會為我第五大陸招禍”。

    “他背后有人”禪老開口,“一個你我都招惹不起的人,我可以明確告訴你,你我,招惹不起”。

    夏戟震驚,禪老的脾氣他很清楚,不可能為了救陸隱撒這種慌,他這么說,就是真的,“什么人?你我招惹不起,祖境強者?”。

    “總之陸隱你不能動,否則沒人保得了你”禪老說完,結

    束通話。

    夏戟將個人終端扔給夏夢,面對公長老與上圣天師,開口,“我說放了就是放了,總之,他不會在我手里出事”。

    公長老與上圣天師對視,不確定夏戟說的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們便信了“上圣天師道。

    公長老道,“話說回來,我們有多久沒來過七字王庭了?是時候看看了”。

    上圣天師笑道,“我喜歡大冥河的風景”。

    “我喜歡夏刀大陸的山川”。

    “那就留下看看吧”。

    夏戟眉毛一挑,這是要監視他,表面說信任,實際上就是盯著他,“隨你們”,他確實沒打算去找陸隱,禪老的話讓他顧忌,這件事影響很大了,沒必要再出手,但陸隱,他不會放過,為了辰祖傳承,他可以布局那么久,可以與兩位半祖開戰,而今幾乎確定傳承在陸隱身上,怎么可能放過。

    葬園,漫天水流傾瀉而下,化作水神淚將劉鳳籠罩,思道主渾身浴血,抬手,無盡水流化作兩片山崖,落下。

    劉鳳目光平靜,被水神淚包裹,沒有絲毫慌亂,劍鋒震蕩,一劍橫斬。

    水神淚被切斷,鋒芒掃向思道主。

    思道主雙手落下,天賦雙崖穩穩落下,不僅粉碎鋒芒,更是將劉鳳壓入地底,“快走”。

    不遠處有葬園之門可以通向外界,而葬園之門旁的陽空抬腳沖向劉鳳,“走什么走,滅了他”。

    “小心”思道主大喊,原本被壓在雙崖下的劉鳳翻轉劍鋒,一劍橫空,虛空被斬開,劍鋒破入星源宇宙斬向陽空,陽空沒想到在思道主壓制下,劉鳳居然還能反擊,措不及防被一劍斬退,手臂差點被削斷。

    這時,一道光束自遠方射向陽空,陽空極速后退,來人是星使,改造人星使,來自榮耀殿堂。

    陽空臉色難看。

    “又有人來了,我們現在是公敵,找到返回墜星海的路”思道主咳血。

    陽空哪知道去墜星海的葬園之門在哪,他們來這里就沒打算輕易回去,他只是沒想到居然暴露了,肯定是烈炎子那個混賬,除了他,沒人離開過。

    不過烈炎子必然也死了,沒人解得了永恒族的毒。

    “走”陽空轉身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劉鳳一劍適時斬斷雙崖,盯向思道主與陽空,握緊劍柄,一劍斬出。

    思道主怒極,翻身以水流抵擋,妄圖抽干劉鳳體內的水分,然而劉鳳實力超出她一籌,那個改造人星使剛好到達,對陽空出手。

    陽空瞳孔變化為綠色,綠瞳變。

    星使看到,瞳孔閃爍異的光芒,迎面,陽空一拳轟出,將改造人星使打退。

    正當陽空返身要離開的時候,四周虛空被切割,形成一面面黑色將他籠罩,天賦——黑棺,不見光出現。

    無數利刺穿透黑棺,陽空怒吼,轟的一聲震裂黑棺,體表多處破損,鮮血順著衣服流淌,望向不遠處,“不見光,你找死”,說完,一腳跨出,直接穿梭星源宇宙攻向不見光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感謝兄弟們打賞支持,下午三點加更,謝謝!!!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.mkkkuv.live
时彩网站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临沂期货配资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 陕西快乐十分直播 闲来麻将贵州麻将 哈尔滨麻将机 香港麻将和四川麻将 广东闲来麻将怎么下 … 如何购买股票指数基金 麻将桌批发价格表 《股票分析指标大全》 四川血流成河麻将下 广东麻将单机版下载 贵州3d开奖结果 闲来陕西麻将 四川麻将辅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