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讀書 > 修真小說 > 競月貽香 > 釋道決(上) 03 三顯一隱兼一幫
    最快更新競月貽香最新章節!

    聽到謝貽香這一問,葉定功便回答說道:“此番前來赴會的武林人士,估計當有一萬兩千余眾。拋開那些無門無派的獨行高手不計,大小幫派總共也有一百七十多個,幾乎已是整個中原武林,眼下已有六七成抵達西山。謝三小姐若是要我一一列出,未免有些難為老哥了……也罷,我且考一考你,依謝三小姐之見,這中原武林的所有幫派,應當如何劃分歸類?”

    謝貽香倒是沒想過這個問題,略一思索,當即回答道:“自然是以地域劃分。”卻見葉定功緩緩搖頭,放下筷子說道:“這倒是江湖上一貫的歸類法子,卻不可取。一來許多幫派的勢力遍及中原各地,難以用地域界定,譬如丐幫和江海幫,前者總舵雖在洛陽,勢力卻在黃河以北;后者總壇設在鎮江,門下弟子則行走于三江五湖間。若以地域界定,他們應當屬于哪一州哪一府?”

    “二來以本朝兩京十三使司為例,各地幫派的數量、規模和武功其實存有高下之別,若是嚴格按照州府區縣劃分,便會令各地武林的實力難以均衡,埋下恃強凌弱的隱患。說得通俗些,便是無法做到一碗水端平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微微一笑,傲然說道:“此番‘太湖講武’之盛會,玄武飛花門既是以朝廷的名義一統江湖、號令群雄,那么整個中原武林自當煥然一新,由此開辟出一番新局面、新氣象,又豈能換湯不換藥,沿用過去以地域劃分各幫各派的陋習?”

    謝貽香不禁來了興趣,說道:“愿聞葉大人高見。”

    當下葉定功便解釋道:“江湖上所謂的‘幫派’,其實可分為兩類,一是‘幫會’,二是‘門派’。兩者最根本的區別,便在于門下弟子的武功是否同宗同源,是否全都出自一脈。”

    “譬如此番赴會的丐幫、江海幫、鹽幫、天行教、弒奸盟、飛龍寨、神風鏢局等等,甚至包括不請自來的神火教,歸根結底,都是因道義或者利益而結成的聯盟。它們雖有完整的幫規和嚴格的管理,或許也有一部分神功絕學流傳于內部,甚至斷斷續續地傳承了數十乃至數百年,卻因為門下弟子身份各異,都是帶藝入門,以至武功亂七八糟,并無統一的武功宗源。所以此類江湖幫派,便是‘幫會’,其數量約占整個武林的四成。”

    “又譬如武當一派,若是追本溯源,早在春秋年間便有與李耳齊名的道家祖師‘文始真人’尹喜在武當山建派,待到東漢末年,已形成一整套道藏與武功世代傳承,這才逐漸演變成了今日的武當派;但凡武當弟子,所學武功皆出于此,可謂同宗同源。所以此類江湖幫派,則是‘門派’,其數量約占整個武林的六成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葉定功緩了口氣,繼而一口飲盡杯中之酒,又說道:“至于武林中這六成‘門派’,又可以繼續往下細分為‘三顯一隱’。”

    “所謂‘三顯’,便是指當世三大顯學‘儒釋道’三家。單說此番前來赴會的,釋家門派諸如五臺山大孚靈鷲寺、九華山化城寺、洛陽白馬寺、開封大相國寺、蘇州寒山寺、嘉州凌云寺、杭州靈隱寺等等,道家門派諸如武當山真武觀、崆峒山問道宮、齊云山全真道、龍虎山正一道、泰山碧霞祠、江西茅山道、天涯海角閣等等,都是武林中響當當的佛道兩家門派。而剩下的一眾門派,便可一并歸類為儒家,諸如華山派、白云劍派、南宮世家、峨眉劍派、昆侖派、黃山派、慕容山莊等等,皆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而所謂‘一隱’,則是指當世所有隱學——既非佛道兩家、又顯然不屬于儒家的門派,皆屬此類。當中最富盛名的自然便是墨家,又分為天山墨家和青城墨家兩派。此外還有神農谷、森羅殿、埋劍閣、百草堂、天一閣、五毒教等等,甚至包括此番與你們同行的那位小道長的鬼谷道,亦可歸類為‘一隱’。”

    最后葉定功便總結說道:“所以前來參加‘太湖講武’的一百七十多個幫派、一萬兩千余眾,總而言之便可劃分為‘三顯一隱一幫’。除了極個別的幫派實在無法赴會,此番至少也覆蓋了天下幫派的八九成之多。”

    聽完葉定功的解說,謝貽香才知道這次“太湖講武”的聲勢竟有如此之大,不由得暗自心驚。然而仔細一想,她又忍不住問道:“話說武林中還有一派,素來與武當并駕齊驅,被稱為中原武林的‘泰山北斗’,但葉大人方才卻并未提及。不知是他們不肯前來赴會,還是葉大人根本便沒邀請他們?”

    葉定功頓時哈哈一笑,說道:“謝三小姐問得好!要知道你說的這一派之所以能有今日之盛況,說到底不過是江湖各路朋友的抬愛,再加上各類戲文評的大肆吹捧,這才能讓此派與武當并列,收獲了一個‘泰山北斗’的虛名。殊不知此派因此得名,卻上不思報效朝廷,下不思接濟百姓,單是日進斗金的香火錢還不夠,但凡朝野間有人提及其名,便要跑來訛詐收錢,似這等忘恩負義、忘本逐末之舉,江湖上早已是罵聲一片。所以此番‘太湖講武’并未邀請此派,不單是我玄武飛花門乃至朝廷的意思,更是武林中所有幫派的共同心聲;在我葉某人的江湖里,這一派從今日起,便被武林除名了!”

    謝貽香直聽得目瞪口呆,心道:“這葉定功好大的口氣,此派言行雖有不檢之處,好歹也有上千年傳承,豈是你一句話便能將其除名?”只聽先競月忽然問道:“不知玄武飛花門卻是‘三顯一隱一幫’中的哪一類?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葉定功頓時一愣。他倒是沒考慮過這個問題,急忙替自己斟了一杯酒,笑道:“老弟此言差矣,我玄武飛花門是替朝廷效力,背后更有親軍都尉府乃至皇帝本人,又豈能和那些江湖上的泥腿子相提并論?”

    先競月當即無語,只管低頭吃飯。話說早在前來太湖的路上,他便和謝貽香有過商議。要知道廟堂之高、江湖之遠,朝廷和武林這兩者并存于世,猶如白天與黑夜、烈日與明月,既是互相依存,又是互相制約,所以千百年來才能一直維持著世間微妙的平衡。而朝廷此番強行介入江湖,試圖一統江湖、號令群雄,無疑將會打破這一平衡,雖不知到頭來的結果究竟如何,但他二人也算半個江湖中人,若是以江湖中人的身份視之,此舉顯然不可取。

    況且對謝貽香而言,父親謝封軒之死幾乎等同于是被皇帝賜死,她自是心有怨恨,打心底不愿替朝廷效力,更別說要她助紂為率,幫著朝廷禍害江湖。所以她此番前來,更多是因為刑捕房的調令,同時也是陪師兄走上一趟,從未想過要插手其間。

    當下謝貽香便問道:“江湖自有江湖規矩,即便是朝廷打算橫加干涉,那也不能例外;倘若無法服眾,到頭來也是白搭。而今玄武飛花門既然是要以類似‘武林盟主’的身份稱霸武林,那便始終離不開一個‘武’字,還得靠師兄一人一刀技壓群雄。不知葉大人可曾細算過此番赴會的幫派里,到底有哪些高手?”

    葉定功已取過一只大閘蟹,一邊剝蟹一邊笑道:“謝三小姐無需擔心,我等同朝為官,又豈能置令師兄于險地?要說此番赴會的幫派里卻有不少高手,諸如大孚靈鷲寺的善因、善德兩位大師、白馬寺武僧之首聽緣禪師、武當掌門一清道長、玄妙觀觀主怒真人、天行教教主姬天佑、白云劍派第一高手宮子寒、慕容山莊的慕容遠志等等,都是當世一等一的人物,修為未必便在‘江湖名人榜’的一眾高手之下。然而這些門派早已在私底下和朝廷有過接觸,都贊成由玄武飛花門接管整個武林的安排。所以這些高手非但不是我們的敵人,甚至還是我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所謂的‘江湖名人榜’高手,排名第一的聞天聽已然身故;排名第三的青竹老人不僅淡泊名利,而且貪生怕死,似這等武林大會,那是決計不會前來;排名第五的天山墨家巨子墨寒山,眼下正率領墨家弟子在嘉峪關抗擊五國聯軍,同樣也不會來;排名第七的藏地屠靈霄也已不在人世,而且還是死在競月老弟刀下。除去這幾個人,榜上再往后的排名,卻也不值一提了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葉定功的臉色突然一沉,正色說道:“所以此番真正有威脅的對手,便是競月老弟方才說的神火教教主公孫莫鳴和重現中原的蓬萊客,再加一個峨眉劍派掌門人朱若愚。此外丐幫第一高手列戰和南宮世家的當家南宮笑雖有稱雄之心,卻還不足以成為競月老弟的對手。”筆趣閣讀書免費小說閱讀_www.mkkkuv.live
时彩网站 我国高端制造业有哪些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6507 炒股 头像 重庆麻将换三张算钱 天天贵阳麻将下载安 麻将技巧视频教学 众城速配 南京麻将游戏下载 快乐十分走势图云南 河北快三平台 山西扣点麻将 宁夏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官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选绝招 上海敲麻技巧